福鹿会官网

当前位置:福鹿会官网 > 哲理短句 >

福鹿会官网:漫画书音乐创作与国民情操——从“中田漫画书”“樟树写字”

责任编辑:福鹿会官网

  为更快地引导美术音乐创作中的商业价值取向和审美观崇尚,我国文联新诗文章服务中心、我国新诗文章者联合会“艺见”发声平台第二期以互联网漫画书为主轴,邀请“樟树”(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表演艺术系主任、教授,著名微写手“樟树写字”)和“中田”(林帝浣,广州动漫联合会主席,中山大学表演艺术学院教师,著名微信公众号“中田”主掌人)三位著名表演音乐家目旋笔谈、互相画像,并组织文章者向三位表演音乐家提问并撰写文章文章,共同探讨互联网漫画书的社会风气商业价值、音乐创作生态、审美观特征及产业发展建议等,以期达成共识,更快坚持以国民为服务中心的音乐创作取向,推动互联网漫画书繁荣产业发展。《我国表演艺术报》于2021年5月14日两个专刊重磅推出“艺见”专栏第二期。

  社会风气主义新诗是国民的新诗,国民是新诗音乐创作的原动力。马克思主义新诗理论一直都高度重视新诗与国民的紧密关系。不光在我国,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多次强调必须坚持“以国民为服务中心”的新产业发展理念,并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明确提出了“以国民为服务中心的音乐创作取向”,为新时代广大新诗工作者提供了宝贵的商业价值引领和根本的理论遵循,也更加要求每一位新诗工作者务必具备深切的国民情操,关键时刻把国民放在心上,作为服务的对象、音乐创作的主角,不懈努力为国民抒写、为国民抒情歌曲、为国民抒怀。这不仅是新诗工作者思想品格、文化素养的体现,更是义不容辞的社会风气责任和音乐创作历史使命。对于漫画书音乐创作来说,也应如此。我国漫画书从问世起就带有鲜明的国民性、民族性特征,就肩负忧国忧民、救国救民之大任,这与后来偏重崇尚感官刺激、搞笑影视娱乐、荒诞怪异,甚至一些无厘头、无意义的卡通、动漫等类型经典作品迥然相同。的确,随着市场、资本等的强势跟进,漫画书音乐创作中的国民情操、家国意识似乎越来越少,越来越被稀释、冲淡,过度商业化、低俗化等现象愈加明显,需要不光注意和警惕。

  我们很欣喜地看到,也有不少表演音乐家在坚实践行着“以国民为服务中心的音乐创作取向”,如“中田漫画书”“樟树写字”等。2020年新冠肺炎禽流感期间,“中田漫画书”通过一幅幅随心所欲有趣、风趣励志的“治愈系”张伟良主轴经典作品,为前线的医务人员、患者等,带去了灵魂慰籍与感情温暖,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家禽流感当前沉重的心理压力和疲惫的精神负担,坚定了张伟良必胜的信念,受到一致好评。“樟树写字”在禽流感期间也音乐创作了一百多件主轴突出的版画经典作品,风格和其在宣纸上音乐创作的漫画书大体一致,但黑白分明、对比强烈的版画因其特定的材料语言、视觉效果,给处于压抑、困顿中的人们以寻找曙光和希望的勇气与力量,为此经典作品登上了法国报纸的禽流感专刊,广受国际社会风气的欢迎和赞许。通过他们精彩的音乐创作,我们看到了作者及其经典作品中的国民情操、文化关怀,和漫画书作为一个独立的绘画门类,它的社会风气机能与特定表现形式,不光在特定末期所发挥的实际作用和直接影响。

  纵观我国漫画书史,不论是五四运动末期、抗日战争末期、解放战争末期,还是基本完成社会风气主义改造末期、开始全面建设社会风气主义末期等,新闻类、时政类漫画书都占据重要位置,也始终处于表演艺术阵地的最前沿,它们关键时刻关注国家命运,关心国民疾苦,大胆跟进政治时事,真切反映社会风气现实生活,主要表现为对黑暗与丑陋的无情批判、嘲讽和对光明与美好的热情颂扬、赞美,且能够不懈努力做到针砭时弊、爱憎分明。毫不夸张地讲,在各个历史末期,漫画书俨然成为了有力的表演艺术武器,具备超强的社会风气战斗性和表演艺术感染力,不断发出掷地有声的呐喊,问世了一大批有分量的名品优秀作品,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很多漫画书经典作品现在看来依然经典,依然有著极高的审美观商业价值和真切的现实生活意义。

  随着时代产业发展,现代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不光是市场化、产业化、数字化、互联网化等的提升活跃,再加上我国社会风气主要矛盾也发生了根本变化,不光是进入新时代,国民物质与精神需要层次大幅度提高,关注点更多地转向了对美好日常生活的眷恋,审美观趣味性变得越来越多元、丰富,偏向内宜、贴近日常生活。漫画书的取材、品类和具体表现手段也随之变得异彩纷呈:面对相同的读者人群,出现了相同地区、相同主轴、相同风格、相同流派等的漫画书样式;也不再局限于阶级斗争、塞里西等表现手法;不再仅仅强调嘲讽、颂扬、教育等机能,还提倡更为纯粹的审美观、影视娱乐、抒情歌曲、叙事、感想、知觉等其他机能的呈现。相应地,也出现了传统漫画书与现代漫画书三大分野,和业余漫画书家和业余漫画书家三大社会群体。毋庸置疑,这些都是时代产业发展的必然。但不管此一历史末期、此一音乐创作类型、此一漫画书社会群体,漫画书家的业余操守、理想信念与历史使命担当等都不能丢失,不光要具备深厚的国民情操、为民情操,要积极根植国民、根植日常生活,深入细致社会风气、深入细致一线,真切了解国民群众感情与现实生活审美观诉求,主动收集音乐创作素材,准确把握音乐创作规律及特点,进而不懈努力音乐创作出思想精深、表演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名品优秀作品,这是立身从艺之本,也是新诗音乐创作之根,必须坚守不怠。

  对于这一点,不论是当下颇受欢迎的“中田漫画书”,还是热度不减的“樟树写字”,都基本不懈努力做到了。总体来说,“中田漫画书”是以较为贴近日常生活、趣味性化的音乐创作手法对主流商业价值观进行个性化的解读与建构,是一种比较积极的入世态度,其镜头里的许多哲理短语就是很好的证明,在读罢会心一笑的解压之余又往往给人以正能量的启悟。而“樟树写字”则是以更加自由化、普遍化的笔墨和诗体语言表达对日常生活的知觉和理解,对优秀传统文化与日常见闻感悟进行诗意化的诠释和理想化的描绘,不光是其田园式的镜头意境具备天然的灵魂抚慰、疗愈机能,也非常吻合人们内心深处的某种眷恋与憧憬,尽管经典作品里偶尔也会流露出一丝浅浅的孤寂或忧伤,但大体而言还是一种比较超然的出世态度,譬如他笔下的“二十四节气”日常生活图景,和其他系列经典作品中所营造的众多唯美山水景致,均是作者本人心驰神往的“桃花源”,而又何尝不是你我梦寐以求的精神领地呢?

  从漫画书音乐创作本身上讲,他们的成功有著众多共同之处,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考和启示。首先,他们的漫画书表现手法多选择对平凡人物日常生活点滴的关注与刻画,紧贴日常生活经验,遵从内心深处感受,且多采用调侃、戏虐、自嘲、自解等方式予以放等待机会、随心所欲风趣、深入细致浅出的表达,既接地气,又有十足的新鲜感、代入感,很容易让读者产生共情。这便是当下漫画书音乐创作的关键密码——不能晦涩难懂、故弄玄虚,不能不苟言笑、生硬刻板;而是言简意赅、洞达诙谐。要有同理心,还要有真情实感,即便是“宏大叙事”,也要突出个体化、个性化的表达,要饱含音乐创作温度与文化关怀,要将其自觉转化为音乐创作者与读者共同的情绪感知和商业价值判断,不光能够从年轻人的视角去观察世界、思考问题,从而拉近彼此距离,增进互动,而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说教面孔,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也是在具体音乐创作层面对国民情操的一种诠释和注解,即透过个体细碎入微、娓娓道来的真诚的生命体验与表演艺术倾诉,与读者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他们的欢乐,忧患着他们的忧患,感动着他们的感动,这样的新诗音乐创作才更深入细致人心,更深受国民喜欢。

  其次,他们的骨子里都是文人,都对我国传统文化和美学思想充满无限热爱,也十分重视对其不断挖掘与阐释,不光对我国水墨有著浓厚的情结和各自独到的见解,因此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水墨这一最具本土特色的文化与表演艺术符号来进行音乐创作。但相对于笔墨技法技巧而言,他们更在意性情的表达、精神旨趣的抒发,更在意现代感情与商业价值观念的导入和分享,从而尽可能地焕发出新的时代生机与音乐创作活力。

  此外,由于是跨界音乐创作,他们不受所谓专业方面的过多羁绊和约束,画起来不油滑、不僵化、不教条,放松、率意、畅快得多,同时还会从彼此更为熟悉与擅长的文学、摄影、插图等其他新诗类别中自觉地汲取营养、拓宽思路,由此音乐创作出来的经典作品也更容易给读者带来一种全新的视觉观感。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对于当下漫画书音乐创作而言,由于产业的不断升级完善,国民群众需求的日趋多样,不管是业余漫画书家还是业余漫画书家,只要经典作品音乐创作得好,有商业价值、有创新、有看点,都会有市场更有社会风气效益,会受到大众青睐。

  再者,在互联网时代,有了新媒体的加持和助力,漫画书能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新媒体在这里不仅是工具,更是“舞台”和“聚光灯”。当然,在快节奏、碎片化阅读的今天,太一般或太高深的经典作品在新媒体平台都很难得到足够关注。这也是由互联网自身属性决定的,因此熟悉大众审美观心理、研究互联网传播模式、拥有新媒体思维等颇有必要。

  无论何时,无论媒介形态如何变化,在音乐创作上都要坚持“内容为王”的准则,都要坚持以国民为服务中心的音乐创作取向。只有经典作品立得住,经得起国民评价和时间检验,才是硬道理,才会受到应有的尊重与对待。

  作者:王进玉,我国新诗文章者联合会会员,我国新水墨画院研究部主任、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猜你喜欢